mamibuy華人第一嬰兒用品推薦網站 大陸人看台灣-聽不懂台語 我也不擔心

來台灣也有一些時日,對於台灣的日常生活已經感到熟悉,在台灣的生活,好像已經替代了我原先的生活。

回想起還沒來台灣時的那些熱切與焦慮,不停翻牆在網上看著各種台灣的論壇與新聞,心中實在存在著一種說不出的害怕,我害怕台灣社會視我為外人,也害怕自己會不會沒辦法適應台灣那種過度自由開放的社會環境,這一切一切的想像,不由得讓我甚至一度萌生「別來了」的想法。

然而,當我剛來到台灣時,這裡的慢生活、人情味一瞬間就讓我喜歡上了。接機的同校師長、陌生的大陸同學,以及台灣學生組成的「應援團」,他們的那種熱情,讓我有在家鄉的熟悉感。雖然這確實是一個異地,但是人情更甚、溫暖也更加熱切。

初來時,什麼都不懂,雖然學校裡的有以前的陸生學長姐組成陸生聯誼會,作了許多生活指導交待,但是一旦回到一個人的柴米油鹽,日常起居,我還是一下子就陷入了不安和惶恐。好在我們被安排的宿舍裡與台灣室友同住,我向她們開口詢問時,她們本著很熱情的態度,幫我打理許多生活大小事。

一起迷路的好朋友

到了正式上課時,班上的同學平日下課時都會攜朋引伴地去吃飯、看電影、或者晚上夜遊、唱歌。他們約的地方,我縱然能夠從百度地圖上找到,但確切怎麼走、台北捷運怎麼搭、哪裡該轉車、哪個出口等待,都讓我摸不著頭緒。

特別是,依照我以前在大陸老家生活的經驗,當你向路人問路時,通常都是說「再走五分鐘就到了」,「往東走、左北拐、再向西直直走幾分鐘」,這些「幾分鐘」、「五分鐘」,都必須在心底默默乘上好幾倍,然後東西南北方向,在老家我自是熟悉,然而在台灣,沒人跟你這麼說話。有些路名有東西南北向的標記,還算好的,有些路名沒有東西南北,單雙號不同、巷弄又特別擠,我經常在台北市迷路,跟朋友約事遲到,因而成了我固定的生活日常。

班上有幾個朋友看我常搞錯,他們也不生氣,總是告訴我,多走幾次就熟了,而且有些是台灣中南部的同學,跟我也沒差多少,對台北這座城市有種迷茫,於是我們簡直是「他鄉遇故知」,一同變成「迷路組」,有時遇到連休的假日,就會買台北捷運的一日遊票,到每個偏遠的捷運站去探索。有一起迷路的小夥伴,不知為何,心裡也隨之變得踏實一點。

不過,這些來自中南部的朋友,一開始找我這個陸生一起玩,我其實是有點心裡毛毛的。不是因為這些人,而是因為我先前在心裡埋下的恐懼和誤會。之前大陸來訪台灣的中央大員,在台南被地方議員施加暴力的事件,至今仍在大陸民眾心中存有餘悸,這些是真心的恐慌,即使道理上明白不至於對一般遊客動粗,但還是會有潛藏於心中的莫名害怕。

有緣作伴真心待見

再加上這幾年台灣反中情緒濃厚,特別是今年初台灣總統大選,中南部對於綠營的支持何止是一面倒,我們在大陸透過媒體不斷放大這些觀點,終於免不了在心中加以提防。於是,一開始在接受到室友們的邀請時,雖然我是非常開心,有可以一起出去玩的小夥伴,不過在我們後續聊天當中,當我得知她們是來自鐵桿深綠地區的時候,心中頓時有點七上八下,想說這下是要怎麼交談下去。

特別是有些小夥伴在對我說話時使用普通話,在自己交談時夾雜著自然而然的閩南語,我的表情總有點不自在,不斷腦補著她們會不會在暗地裡嘲笑我這個大陸人,後來來自高雄的女同學嘉琪隱約發現了我的不自在,就索性把事情挑明了講,她說自己雖是高雄人,但家族傳統都是藍營支持者,她自己沒有特別政黨傾向,對大陸人也沒有惡感,頂多對大陸政府的作法感冒,也正面肯定大陸的經濟成長在全球的傲人成就。

最重要的是,她對我說:「雖然防人之心不可無,但是這裡是台灣,沒事不會爆打爆殺,而且地域畫分跟政黨畫分沒有意義,你是大陸人又如何?我們早就知道了,但既然我們有緣當同學、當室友,那麼這份友情就應該是獨一無二,不應該加上任何的註解或條件。」

MamiBuy我聽了以後有點害羞,導致臉有點燙,囁囁地說:「抱歉,我確實是有點小人之心了,不過因為我聽你們mamibuy華人第一嬰兒用品推薦網站有時候私下用閩南語講話,會有一點怕怕的,因為我聽不懂。」

嘉琪大笑:「那是因為我們以前在學校常常私底下用台語講話講習慣了,來台北之後只能切換成國語講話,所以能遇上講台語的朋友,我們很自然會用台語溝通,但我可以跟你保證,我們絕對沒有在你背後講你壞話,這樣吧,要是我們又不小心開始講台語,你可以問我們,我們會翻譯給你聽!」

實實在在的人情作派

聽她這麼說,我內心頓時寬慰了些,之前大家表面客氣著,卻顯得有些虛假,雖然是友善,但難免有些矯作。而如今把話掀開挑明了說,反而讓我感到那種真心的對待。我自己反思,其實這種真誠不做作,在以前的學校裡,以前的同學之間也是有的,只是大家過去那種大而無畏、直白撂話的作風,往往不給人留情面,導致後來就索性不說話,要嘛講完話就翻臉的居多。

在台灣的那個學期,我認識到了過往新聞媒體敘述中相反的中南部民眾,這些年輕同學的日常舉止,不會讓我感到不適應與不受待見,反而她們常謙虛的問我關於大陸的許多事,因為這些是她們碰觸不到的,也想找人學習。

而這些中南部同學,帶給我一種不同於我過去高中朋友、大學同學,甚至也不同於台北土生土長同學的一種新面貌,她們的真誠不會讓你不舒服,直來直往不會讓你感到招架不住,說話留有餘地、為我著想,這些不需要多作解釋,我就能夠真心領略到那樣意在言外的關懷。我想,這應該不只是我的腦補,而是實實在在的人情作派。

(旺報)

0E8EAB0B64036C62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